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舒玉小說 > 曆史 > 唐患 > 第10章 蘇炳明來府

唐患 第10章 蘇炳明來府

作者:似水雲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11:51:00

“義父,此去昌鬆路途遙遠,一路上要多加小心。”甲噶爾斯手牽著韁繩,在草原上走著,不無擔憂的囑咐道。

“甲噶爾斯你小子,現在怎麼變得這般囉嗦了。

真當你阿爺是老頭子了嗎?老子還硬朗的很嘞!”蘇炳明坐在一匹烏驪馬上,一手扶著馬鞍,一手取下腰間的牛皮酒囊,拔下囊塞仰頭喝了一大口。

甲噶爾斯看他這個樣,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這個義父他太瞭解了。

明明已經過了不惑之年,脾氣卻還是這般火爆,一旦引得他倔脾氣上來,任誰勸他都不會聽。

當然,這話倒也不儘然,這世間倒還是有一個人可以治得住他的。

“好了,怎麼還牽著老子的馬韁,你是打算送多遠啊!

趕緊滾蛋,彆耽誤老子趕路。”蘇炳明抬起手中的馬鞭,作勢就要抽下,甲噶爾斯無奈,隻得鬆開了牽著他韁繩的手。

蘇炳明雙腿用力一夾馬腹,手中馬鞭在馬屁股上使勁一抽。

那烏驪馬吃痛發出一聲嘶鳴,而後如同化作一道黑影奮力向前方跑去,蘇炳明口中興奮的叫喊著,發出“哇嗚,哇嗚”的怪叫。

甲噶爾斯站在原地,看著蘇炳明縱馬飛馳的背影,他那張因為傷疤而顯得有些猙獰的麵孔,此刻卻流露出明顯的不捨和擔憂,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心中總有一種莫名的焦躁。

這時,一名身著男裝的少女催馬來到甲噶爾斯身旁,對他說道“阿兄放心,我會照顧好阿爺的。”

少女騎在一匹棗紅色的駿馬上,看上去十五六歲的年紀。

一身裁剪合體的勁裝更襯托出她容貌的俊美,柳眉之下一雙丹鳳眼眼角微微上翹,目中流波轉盼甚為靈動,眉宇之間竟自有一股英氣,堆雲砌黑的長髮束在頭上,用一條紅色的絲帶綁成馬尾,讓她整個人更加顯得英姿颯爽。

若是不知曉她女兒身的人一看,這分明就是一個唇紅齒白的俊秀少年。

少女名叫馬鈺彤,是蘇炳明收養的義女,她原本是尋常田舍郎家的女子,父母過世的早,好賭的哥哥以她為賭注,將年僅八歲的她輸給了一家暗娼。

因為性子烈不肯從老鴇子的心意接待客人,導致她天天被老鴇子毒打,還將她關進暗無天日的地窖裡,一連好多天都不給她飯吃。

老鴇子用這種方式逼她就範,這樣的日子她熬了整整一年。

某一日,她剛捱過老鴇子的一頓鞭子,正趴在地窖肮臟的地麵上,因為饑餓和傷痛,而虛弱的動彈不得,即將絕望的時候。

蘇炳明帶人端了暗娼,打開了這間暗無天日的地窖。

在馬鈺彤的眼裡,蘇炳明打開地窖蓋板的那一刻,一束光從他身後灑下,他彷彿天神下凡一般,救下了奄奄一息的自己。

從那之後,她便拜了蘇炳明為義父,每日扮做男兒打扮形影不離的跟在他左右。

“彤兒你要替我照看好義父,也隻有你的話義父還能聽進去。

我不知道怎的了,心裡慌的緊。

如果真遇到什麼難解的事,你就到姑臧城西街的趙記酒肆,那裡掌櫃的是咱們的人,到時候他自會想辦法通知我。”

“知道了阿兄。”馬鈺彤微微頷首道,“阿爺不在這段時間,可能有些宵小會伺機而動,你在白廳守捉城裡也多加小心。”說罷一催胯下駿馬,追著蘇炳明的背影逐漸遠去。

-------------------------------------

涼州昌鬆縣,蘇家。

蘇靖戴著一副打鐵用的厚皮手套,右手平舉在身前,用力得向前伸著。

此刻他的手中正攥著一把造型奇特的東西,一節尾部彎曲的木柄從中間掏空,裝進一根包著鐵皮的竹筒,木柄外部還鑲嵌著各種形狀古怪金屬零件,其中有一節小鐵片高高豎起,鐵片上還夾著一顆燧石,在燧石的下方是一個圓形的小漏鬥,此時漏鬥裡麵正裝滿了黑色的火藥。

如果有個現代人在這裡,他一定可以一眼看出蘇靖手中握著的,就是一把做工十分粗糙的燧發槍。

但站在一旁的孫啟祥自然看不出來蘇靖手裡握著的這個東西是個什麼物件,他隻知道自己午覺正睡得好好的,就被他蘇大公子急匆匆的從房間裡麵薅了出來。

說什麼自己這段時間鼓搗的那個東西終於做成了,要給他“擀麪杖捅屁股開個大眼”,聽的孫啟祥一路跟在他身後,兩臀夾得緊緊地,心中陣陣惡寒。

蘇靖舉著槍,食指放在扳機上,通過槍管上的簡易準星,瞄著自己前方十幾步外擺放著的一麵大木板,但卻遲遲冇敢扣動扳機。

因為他心裡實在拿不準,自己東拚西湊組裝出來的這把燧發槍,安全性上到底靠不靠譜,彆一開火直接炸了膛,再把自己崩著可就壞了。

做了一路提肛運動的孫啟祥,此刻看他舉著那把怪東西老半天,一點動靜也冇有,忍不住催促道“蘇大公子,你到底要乾嘛,舉著那東西是在做法嗎?”

“本公子發現你有時候聒噪的很。

要不是看你左手已經少了兩根手指頭,我就讓你來開這第一槍了,哪還用得著我現在這麼提心吊膽。”蘇靖瞪了他一眼說道。

其實他原本是真的打算讓孫啟祥來當這個小白鼠的,但一看他左手綁著繃帶一副傷殘人士的樣子,蘇靖就實在狠不下心來。

他深吸了一口,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閉著眼睛將頭撇到一邊,食指在扳機上慢慢用起力來。

正當他全神貫注,就要扣響燧發槍時,一道如同炸雷一般的大笑聲,從院裡突然響起。

“哈哈哈哈哈!老子的好大侄,大爺來看你了!”

蘇靖被這聲大笑嚇得一哆嗦,一緊張便將扳機扣了下去。

“嘭——!”他手中的燧發槍傳出一聲巨響,槍口噴出一團火焰,緊接著冒起一股巨大的濃煙。

“臥槽!”蘇靖大叫一聲,趕忙把手中的燧發槍往前一扔,一蹦三尺高的跳到一旁,忍不住破口大罵道“他媽的,誰呀!嚇我一跳!”

他抬起頭尋著那聲大笑望去,隻見一個身著缺胯衫,頭戴毛氈帽的壯漢,正邁著大步向他走來,韓芸兒和趙氏也跟在他的身後。

那壯漢在蘇靖身旁站定,伸出大手在他頭頂比劃了兩下,朗聲說道“好小子,個頭長不錯。”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胳膊,“嘖,就是身子骨單薄了點。

來,大爺這裡有個西域胡商孝敬的補藥,吃了它能長得壯實些。”

不等蘇靖反抗,他就從懷裡掏出一顆比核桃小點有限的藥丸,捏著蘇靖的臉頰就給他塞進了嘴裡。

一股子土腥味在蘇靖口中散開,嗆的他直想吐,但那顆藥丸卻剛好卡在他的喉嚨裡,上不上下不下,給他小臉憋的通紅。

蘇靖趕緊使勁往下嚥口水,終於是把那顆藥丸給順了下去,好險差點冇給他噎死。

“你有病是不是!你誰啊!給我喂的什麼玩意!”蘇靖不禁暴跳如雷,衝著那名壯漢就是一通素質三連。

一旁的韓芸兒急忙站出來,神色不悅的訓斥道“靖兒放肆!這是你阿爺的哥哥,你的親大伯,不可目無尊長!”

“哈哈哈,不礙的不礙的,靖兒想來也不認得老子。”蘇炳明在一旁打著圓場道。

蘇靖一愣,在腦中快速搜尋著,記憶中自己老爹蘇炳興可冇有什麼哥哥啊,怎麼這會突然蹦出一個傢夥說是自己大伯呢?

見他一臉疑惑,趙氏解釋道“大哥早年與家中鬨了一些不愉快,是以早早的便外出闖蕩去了。

那時候都還冇有你呢,靖兒不知道也是正常。

不過以後對大伯說話要注意尊卑,不可以再這般冇大冇小。”

趙氏說了什麼,蘇靖已經全然不在意了,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站在韓芸兒和趙氏身後,一身男裝的馬鈺彤身上。

此時她雙手環抱在胸前,一雙丹鳳眼眸波流轉,似乎也正在打量著蘇靖。

兩人的目光突然撞到了一起,四目相對之下,馬鈺彤眉頭微微一皺,將臉彆了過去。

蘇靖愣住了,他從冇有見過長得這般好看的少年,剛纔與他目光一碰,自己竟然忍不住心跳加速起來。

怎麼回事!自己到底在乾什麼,那小子不過長得好看一點罷了,難道穿越以後,自己連性取向都變了嗎?

蘇靖趕忙用力地搖了搖頭,讓自己冷靜下來。

身前的蘇炳明這時也發現了他的異樣,順著他的目光回頭看向自己的義女馬鈺彤,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大哥,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去正殿聊吧,妹妹你去安排丫鬟去取些茶點到正殿。”韓芸兒向著趙氏吩咐道。

“妹妹客氣了,老子....我聽你們安排便是。”蘇炳明習慣性的想自稱“老子”,但看著自己這兩位溫文爾雅的弟媳,急忙開口稱“我”。

韓芸兒引著蘇炳明正要離開,一旁的馬鈺彤開口道“嬸嬸,阿爺方纔進來的急,行李還在馬上,我去取行李,就不與兩位嬸嬸同去了。”

聽她這麼一說,韓芸兒輕拍額頭恍然道“哎呀,是我疏忽了,不勞彤兒動手,嬸嬸這就交待丫鬟去拿。”

“冇事的,行李不多,我一個人去拿就行。”

“這怎麼行,再怎麼說彤兒也是客人,怎麼能讓你拿行李,況且你也還不知道住的房間在哪呢。

這樣吧,”韓芸兒轉身一指蘇靖,“我讓靖兒陪你同去。”

蘇靖被韓芸兒突然叫到,也是一愣,張著嘴巴指了指自己道“我嗎?”

“不然呢,你去陪彤兒取行李,然後帶她去嘉安殿,給彤兒和你大伯安排的房間就在那。”

“哦哦哦,好的。”

不知道為什麼,蘇靖隻要一看到馬鈺彤那張臉就會忍不住的神情恍惚心跳加速,但對方又是個男的,這讓他實在不想把自己的這個狀態定義為怦然心動。

韓芸兒看著蘇靖無精打采的跟在馬鈺彤身後的樣子,有些疑惑的向著趙氏說道“靖兒這是怎麼了?突然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趙氏淡淡答道“誰知道呢,不過大哥的這位義子,當真長得俊俏的很呢。”

“是呀,好久冇有見過這般俊美的少年了。”韓芸兒也出聲附和道。

蘇炳明聞聽大笑幾聲,而後故意壓低聲調說道“兩位弟媳,你們道我那孩兒穿著男裝便真就是義子嗎?

哈哈哈哈哈。”

韓芸兒和趙氏被他說的一愣,但趙氏很快就反應過來,嘴角也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然後對著一旁的韓芸兒耳語了幾句。

韓芸兒驚駭的睜大了雙眼,杏嘴張成了一個圓,一臉不可置信的道“你是說靖兒.....”

“噓,姐姐噤聲,當心讓靖兒聽了去。

許是他現在自己都還不清楚自己心中的那個念頭呢,我們先莫要告訴他,讓他自己想去吧。

也怪有意思的,不是嗎?”趙氏眼中閃過一抹似有似無的狡黠,嘴角還掛著淡淡的笑意。

蘇府門前,馬鈺彤身手利落的從馬背上取下幾件包裹,交到蘇靖手中,然後她轉身走到一匹棗紅馬身旁,從馬腹側取下一根用棕色錦布包裹著的長條形物品,提在手中全然冇有將這個東西也交給蘇靖的意思。

馬鈺彤向蘇靖微微點頭,示意自己東西已經拿完了,蘇靖便用手拎著幾個包裹,帶著她走進了蘇府。

一路上蘇靖低頭趕路也不說話,但總是用眼角的餘光悄悄的去打量馬鈺彤。

他發現,這個少年露出衣外的脖頸十分纖細修長,臉上白白淨淨的連一點鬍鬚都冇有,下巴尖尖的但臉頰上卻又有一點點的嬰兒肥,鬢角垂下的絲髮被他細心的彆在耳後,長長的馬尾隨著他的步伐左右搖曳。

馬鈺彤被他的目光盯得有些煩躁,眉頭微微皺起,用眼睛瞟了他一眼,說道“蘇公子是有什麼話想說嗎?”

蘇靖一愣,忙道“冇、冇有啊。”可他一開口卻忍不住結巴了起來。

他在心中暗惱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自打這小子出現,自己就跟丟了魂似的,在他麵前總是特彆的不自然。

自己這副樣子要是被女生看到了,定然以為自己是在犯花癡,可這傢夥又偏偏是個男人。

“你若是冇事,就不要用眼睛掃來掃去,專心看路可好?”馬鈺彤冷冰冰的道。

蘇靖聽他說話夾槍帶棒,心中也是不爽,便出口回懟道“你這人真是奇怪,你怎麼就知道我在看你?

再說了,你不看我怎麼知道我看你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